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旅游 > 宁陕文化 >
秦岭笔会2018年第八期三版
作者:县作协  责任编辑:吴亚楠   来源:宁陕新闻网 创建时间:2018-10-07

 
麻家山之行
(宁陕)     姜方平
在一个春风和煦的日子,因事和好友一起沿汤筒路麻家山段走一回。
车开到筒车湾,听人说原先的山路只能走安沟口两三公里一段。我们便找来一辆摩托车顺安沟向里走,进了安沟口就渐渐入山,原先的安沟村民小组现在人烟较少,大多搬到其他地方去了,留下来的都搬到公路边居住。我98年毕业分配至筒车湾镇参加工作,第一次下乡就在安沟,那时家家户户发展木耳、香菇等产业,地里的庄稼绿油油的,圈里的猪牛膘肥体壮,房子虽然有新有旧但炊烟袅袅升起,满眼是一片人丁兴旺的迹象,现在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风采。小河边的柳树舒展开了黄绿嫩叶的枝条,就像一群群身着绿装的仙女在翩翩起舞。一路迎着时隐时现的溪流,随着山势,沿着凹凸不平的公路,缓缓入山。
公路盘曲而上,自高速路引线修通以后,这条路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基本废弃了。雨水冲刷下,年久失修,路面被雨水冲出道道沟壑,摩托车在杂草与枯叶上艰难地走着,有一处出现了塌方,路基被冲去了一大半,导致一道大约20多米长的深深拉槽,车只能在边缘行走,让人提起胆子朝前走。大约3公里后,从山上垮下来50余立方的泥石流封住了去路,人只能勉强过去。我们便下了车,沿着被溪水冲洗后高低不平、坑坑洼洼的乱石道艰难的行走着。
曾经的交通要道如今已经荒草丛生,路边的树木虽然还是枯叶挂在枝头,但绿意已经萌动。沿着路的大致轮廓向着麻家山顶走去。路边一颗高大的山桃花正迎风展瓣吐蕊,白色的花瓣,淡红色的花蕊,在微微的春风中轻柔地绽放着,山坡上的树木长得粗壮茂密,在春风中孕育着生机。
穿过一段竹叶茂密的小道,走过一截树林密集的山路,爬上一面荒草密集的山坡,远远看见一座白墙房子显得格外醒目,就到了曾经的麻家山道班。高速路贯通以前是这条路上唯一的人家,负责对这条县级公路的养护任务,现在已经人去房空。从前面看房子好像是有人住过,门窗完好,只是与周围的杂草不相协调,走近那房子,才发现已经破烂不堪,屋后的山墙倒了,屋梁垮了,碎了一地瓦片。想起98年的秋季刚参加工作不久,县上要求征收木耳香菇流通环节特产税,我和镇财政所惠龙和分管副镇长及司机4个年轻小伙子在这里晚上驻扎堵收税,那时候是一位姓张的两口住在这里,除了雇人养路外,他们还在周围种地,养鸡、养猪,给过路车辆加水,冲刹车等。两人对人很热情,没有儿女。过路的都爱在那里歇脚,有时候他们搭车修路或捎带东西也极其方便。夜晚我们把路障栏杆锁上后,就进屋烤火了。张大妈特地炒了几个菜为我们宵夜,我们拿出酒与张大叔边交谈边啜饮着,在说笑声中被彼此的孤寂融进淡淡的酒香里。夜深了,安排好我们的床铺,铺上干净的床单被褥,还一再说
招待不周。乘着酒劲的醺酽,我分明看见了自己父母的身影……
现在时过境迁,远处群山连绵起伏,变得一片苍绿。近处山坡上的小草也悄悄地钻出地面,它们嫩生生的,躲在枯黄的草丛里忽闪忽闪着。面对这残屋破壁,真不知道那曾经二老现身居何处,身体是否依然康健,让人嘘依不已,好生怀念曾经那难忘的夜宿时光。
我们绕着房屋转了一圈,转过山峁,远远看见垃圾填埋场了,便沿公路原路返回。
走过转弯处,我回头看看那白墙黑瓦的道班,在满是青褐色的群山里显得那么孤苦落寞,但依然是那么清晰引人注目。同脚底下这条路样如修路老人一般在岁月流逝中已风烛残年。但他毕竟年轻力壮过、潇洒辉煌过,在经济发展中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聆听过蒲河、汶水河两地人民走向美好明天的跫蛩足音,是我县经济发展的有力见证者,现安安静静躺在安沟之上,立于麻家山中,任风雨飘摇,无怨无悔……

宁陕为陕西正名
(西安)        吴泽民 
      仲夏时节,我有幸同著名青年作家安黎老师,美国加州伯克莱大学地理系教授邢幼田女士,电视编导姬鸿博先生一行四人驾车穿过秦岭,直达地处秦岭中段南麓的宁陕县,亲临中国南北的分界线,感受北国的南国风光。 
宁陕,西安的后花园
       车子从西安钟楼出发,艰难地挤进西万高速,西斜的阳光泄进车里,影影绰绰。随着车轮的转动,我们不停向生在台湾、求学于加拿大、又深造于美国并在美生活和工作的邢教授打问外边的世界;安老师已是五进宁陕,也不停地向我们推介宁陕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当我们听得津津有味,恨不得立即扑入宁陕的环抱,尽早享受其独特的山水带给我们的快乐时,邢教授的目光却投向了窗外,贪婪地想把车外的风景一揽眼底,还不停地叮嘱我,开慢点,再慢点。我们这时才发现已到秦岭山口,已到进入南方世界的通道。
    这是秦岭最宽敞的谷地,也是当年关中通巴蜀的要冲。进入山中,就跨入宁陕的地界。秦岭北麓的植被尽管很茂密,但也未完全覆盖裸露的岩石。茂密的树木尽管很绿,但也明显透出一中苍黄。随着道路的深入,大山也显得挺拔峻峭,形态迥异;随着深谷的幽深,满眼的山峦也碧绿起来。这种绿,不是一点点,一簇簇,而是满满的、翠翠的墨绿,在阳光的照射下,似乎都能看见树叶的脉络滴出的绿汁。要不是重重叠叠连绵起伏的山峦,我以为奔驰在碧波荡漾的大海。正是这种绿,过滤了山泉,过滤了小溪,沿途见涧就有清澈的溪流,似银练挂在墨绿之中,犹如放电影的幕帐,让你不由得想停下车子,在这幕帐之中表演一番,过把当明星的瘾。在这里,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高;路有多远,水就有多长。万条小溪汇集成河,流入长江最大的支流——汉江。滚动在这青山绿水之间,仿佛就在江南。哦,我差点忘了,这就是南方,这不仅仅是陕西的南方,也是是大中华国土的南方。
    就在我们目不暇接领略沿途风光时,在我的眼前突兀出现一座小城,宁陕县城到了。仔细端详这座小城,典型的南方建筑,一派巴山蜀水景象。仔细聆听当地方言,是浓浓的川味夹杂着湖北口音,完全没有了关中语言的豪放和生硬。在当地朋友的陪同下,我们开始认识这座巨大的西安后花园,走近这座巨大的绿色宝藏。
    由于宁陕特殊的地理位置,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植被复杂多样,境内生物资源十分丰富,是绿色的、生态的。行走于宁陕山山岭岭,沟沟岔岔,不仅是能看到迷人的山水风光,更多的是上帝恩赐给他们别样的财富:满山遍野的天麻、猪苓、党参、黄姜、绞股蓝等名贵中药材;家家户户种植的香菇和白灵菇;餐桌上丰盛的土鸡蛋、蕨菜、蘑菇、黑木耳、黄花菜等绿色食品。这些纯天然无公害的食品,没上桌就勾起你的食欲,肚子里的馋虫不由自主地踹蹬着胃,馋涎欲滴。
    酒足饭饱之后,在大河可以漂流,体验峡谷击水的刺激;小溪可以戏水,享受水中逐鱼的乐趣。这里的农户都是依河而居,倚山而栖。房舍既有现代的钢筋水泥小楼,也有青瓦石板房,但都掩没在葱郁的稻田和竹林里,让人想起古代的竹林七贤,归隐雅士。在这片恬静的土地,头顶有白云萦绕,四周是翠绿的群山环抱,脚下是潺潺的溪水,院落有鸡鸭鹅的鸣叫,这不正是都市人梦寐以求的田园生活吗?
    站在这群山峻岭的绿色中,我感叹帝王的慧眼:古长安千年帝都,不仅仅是因八百里秦川土地的肥沃,而是背靠秦岭的厚实,这后花园的真山真水以及丰富的宝藏,足抵一个西方国家的版图和富有。我在感叹的同时,也为帝王悲哀:他们将如此美妙的地方甩在身后,是极大的奢侈,未曾踏入这块土地,也是他们的遗憾。同时,我也想告诉我的老师,陕西不仅有黄土高坡,也有江南的青翠碧绿,细水流长和秀丽婉约。
    这,不是画家笔下的山水画,也不是美景拓片,而是真实的宁陕画卷截面。
    宁陕,为陕西正名。

秋天的滋味
(宝鸡)史红霞
暑热像湖水一样退去,日子清爽多了,这时也更有心情去品秋天的味道了。
从一棵棵果树的角度来看,秋天的滋味是原汁原味的甜。秋天的树上,果子排着队成熟,让人尝不过来。甜而多汁的桃子是秋的宠儿,只有在秋的臂弯里,它才会笑得开心,笑得都拧了嘴儿。它的名字听上去就很馋人,人们亲切地唤它“秋水蜜”。掰开桃子,剥去鲜红的果核,从软软的果肉里才能品出真正的“桃”味。一棵棵枣树在乡下的房前屋后繁衍着,它虽是寻常之果,却也像个小家碧玉一样出落得秀慧中。俗话说的“七月枣八月红”,指的是农历的月份,枣熟季节,至少已经是阳历的9月了。一场早来的轻霜为枣子涂上了瑰丽的红色,枣的外形就有点让人陶醉。这时的昼夜温差突然增大,枣果的糖分得到最大限度的积累,所以吃起来甜脆爽口,唇齿留香,庄户人家在大地萧瑟的一个冬天和半个春天的所有日子鲜活起来。
成车成篓的水果在大街上叫卖时,所有的庄稼都归仓了。和蔬菜、水果的味道更不一样,五谷的滋味最浓重。粮食可以贮藏上许多年,可人们总爱去品新米的芳香。端起一碗新米熬的粥时,秋天的味道只能咀嚼而不可言传了。上年龄的老人喝完一碗醇香的米粥,总会感叹地说上一句:香。梨、山楂和苹果最后一批守望林子的。叶子飘飞的时候,已经是节气上的秋分,梨的青皮也随之由绿转黄了,黄澄澄的让人忍不住咬上一口。真的咬上一口,才发现梨子的质地突然变得细腻适口了,全没有了以往的青涩。叶子.接连不断落下的时候,苹果的脸红了半边,山楂的小脸全红透了。这时候每个苹果都变得有滋有味,酸酸甜甜任你挑。在秋天,在裸露、的大地上,蔬菜、水果们享受着没有遮拦的阳光和雨露,所以它们多滋多味,饱含着一个季节的味道。除了水果们,最能突出秋天滋味的就是园子里的青菜了。和水果不一样,青菜的味道是淡而又淡的,可一经巧手烹制,就自生出诸多美味来。秋天里的第一片叶子黄了的时候,白色的韭菜花也开得沸沸扬扬,红色的辣椒忍不住在绿叶里探出了头。青嫩的韭菜被打成碧绿的韭花,红透的辣椒被晒成风景或被磨成红色的辣椒酱。韭菜贴根割了,等来年再生;辣椒则被连根拔掉了,虽然它们很不情愿退出秋天的菜园。园子里最有耐性的要数白菜和萝卜了,它们能一直坚守到节气上的霜降。除了少部分的萝卜变成菜,一部分的大白菜被腌在大缸里,其余那些土豆、白菜、萝卜将在地窖里睡上一个冬天。
秋天的味道是最平常的,却也是最纯正的。虽然冬天的温室也在生产着更青翠的果蔬,但这些在秋天里看起来很平常的水果和蔬菜,却能够让庄户们“吃上新谷了,又可以再活一年。”在外的儿女也会在秋天过后,接到老家捎来的高梁、小米。秋天的谷香会延伸得很远很远。
在我的家乡,就好像秋天能够折叠起来一样,大地上的那些不同的味道都被收藏起来,然后又慢慢地打开,让我们再回头,一点儿一点儿地去品味秋的滋味。

                                    


 
 

Copyright @ www.nsxcw.gov.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宁陕新闻网 主办:中共宁陕县委宣传部 承办单位:中共宁陕县委通讯组
联系电话:0915-6826983   邮箱:nsxwtxz@126.com
备案号:陕ICP备13002367号-1 地址:陕西省宁陕县广场路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