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旅游 > 宁陕文化 >
秦岭笔会2018年第二期二版
作者:县作协  责任编辑:吴亚楠   来源:宁陕新闻网 创建时间:2018-03-21

七里村的“开心农场”
(宁陕)李兵

 
     几年前,一款名叫“开心农场”的游戏风靡全国,“偷菜”也成为了网民们对话的热点。而在宁陕县筒车湾镇七里村,也有一个“开心农场”,不同的是前者是“偷菜”,后者是“种菜”。
     七里村位于宁陕县筒车湾镇西部,毗邻筒车湾4A休闲度假旅游景区,长年潺潺流水,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景色旖旎,森林覆盖率达93%。2016年,被列为陕西省旅游扶贫示范村,近年来以打造“筒车水乡、七里人家”为目标,逐步形成了以休闲农业、乡村旅游、特色民居为主的新业态。
     2017年,在中央办公厅挂职扶贫干部闫文华的提议下,结合发展乡村游,七里村探索实施以“我在宁陕有块地”为主题的直播农场项目,吸引社会各界人士以每年1000元的价格认领一分地,农场负责为客户种植并快递新鲜无公害的蔬菜、农副产品,项目1期为10亩地。
     “去年十一月,村上就与金坛区常州金坛玫瑰园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七里村主任魏明友告诉我们,“村上以土地入股,双方共同成立新的公司,负责项目的开发运作。”
     据七里村大学生村官曹佩介绍,客户在认领土地后,可以指定所需蔬菜的品种,由公司负责播种、管理、采收和寄送。公司通过安装的摄像头,将对种植全过程进行实时直播,客户只要通过手机下载公司开发的APP,就可以在手机上随时跟踪监督蔬菜从种到收的全过程,保证客户吃上优质放心的蔬菜。
     “村上已经成立了集体经济组织—七里香生态农业旅游有限公司,与金坛合作开发农场项目,目前已经征收土地2.6亩,有26名客人认领了土地。”该村党支部书记唐万春一脸高兴的告诉我们,“下一步,我们准备把路灯装起来,对村上的公路两边进行绿化,还要修停车场,发展100亩果园,建立绞股蓝野生基地,几块鱼塘养上鱼,再发展2-3户农家乐,并对全村已有的农家乐进行提升,把集体的经济发展起来,实现脱贫攻坚的目标。”
      “我们将以直播农场为契机,通过改善基础设施和提升软件,吸引客户走进七里,实地体验农耕乐趣,带动乡村旅游。”筒车湾镇纪委书记储召飞说。
(作者系宁陕县委宣传部干部)
身边的脱贫故事征文选登
第一书记 (小说连载之六)
(宁陕)张星
     就在基站建好的第二天晚上,王军的妻子李萍生了。母亲高兴地给王军打来电话报喜,王军当时还在和镇村领导商议下一步产业发展的问题,王军手握电话,激动得全身抖了起来。这个喜讯竟然成了全村人津津乐道的喜事。大家都劝王军回家一趟,都说女人生孩子是最痛苦的事,应该回家看看媳妇。王军交代了相关事宜后,晚上在镇上租了一辆私人的面包车,连夜向家的方向行进。
     当车行驶于秦岭深处时,大雨伴着夜色猛烈的下了起来。雨点想都子一样大在车的前挡风玻璃上噼噼啪啪作响。雨刮器奋力的左右刮着雨。水司机说,雨太大了,停一会再走。王军望着窗外的倾盆大雨,皱起了眉头,笑了笑说,那就停一会吧,雨太大了,路也不好走,安全第一。司机靠边停了车,掏出了一支烟递给了王军,笑着说,王书记你可真厉害,这才短短的几天呀,瓦子村可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呀。王军望着司机说,不是我厉害,而是党和国家的政策好,现在全国都在搞脱贫攻坚工作,力度是空前的大,其实只要干部群众心往一起想,力往一起处,拧成一根绳,在大的困难都不怕。司机不住地点着头,并向王军竖起了大拇指。司机说,王书记刚才我听镇上的人说你的媳妇生了?王军笑着回道,是呀,所以我才这么着急回家,我对不起妻子,在她最痛苦的时刻没能陪在她身边。司机说,哎,真没想到,你们这些当干部的也难呀。王军说,难不难的谈不上,真心实意的能给老百姓办事办实事,这才是我们的心愿。司机点头笑了笑。司机打开车门,钻到车屁股后面去小解。司机上了车,王书记,雨小了一点,我看你挺着急,咱们慢慢走吧。王军回家心切,想着自己那刚刚降生的宝贝,他的心早就飞了回去。王军说,好。司机把车瞬间就发动了起来,缓缓慢行。司机边开车边问,王书记你孩子的名字想好了吗?司机的一句话提醒了王军,王军笑着说还没有想好呢。于是就在心里盘算着给孩子起个什么名字。因为是男孩,就要起一个大气的名字。“立志”、“报国”、“爱民”、“康健”、“明志”?这几个名字闪现在王军的大脑里。王军脱口而出嘴里念念有词,他问司机哪个名字好?司机笑着说,都好。王军突然间说,这几个名字都不行,有些俗气,我看就叫做“胜利”吧,这个名字虽然也有些俗,可是代表了自己对人生的态度。司机看着王军自言自语的样子,也随声附和着说,不错,胜利就是打了胜仗,就像你在瓦子村开展扶贫工作一样。王军觉得司机说的很有道理,就下定了给孩子起“王胜利”这个名字的决心。窗外黑漆漆一片,雨还是断断续续的下着,司机打开了车上的CD,一首首悠扬动听的歌曲飘了出来。王军感觉很困,他放倒了座椅,迷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功夫,轻轻的鼾声就从他的鼻孔里发了出来。
     车辆行至一段土黄泥路的时候,面包车拐弯打滑,不慎侧翻,车毁人亡,年仅28岁的王军牺牲了。当人们还在梦中的时候,这个年轻的生命已离人们而去。在车祸事故中,司机碰巧被甩出了车,悬挂在了一个树叉上,得以活命。王军在自己的梦中跌入了深沟,找到他的尸体时,竟是惨不忍睹的景象。王军的牺牲犹如晴天霹雳,整个潭口镇,整个县城都震惊了。人们自发地走进公墓去悼念这个年轻的人民警察。
     王建设一个人拿着儿子的照片,眼泪簌簌的往下流。老来丧子的痛苦,让王建设一夜之间白了头,然而王建设并没有被丧子之痛打垮。就在儿子下葬后的第四天,王建设向邮局的邮筒里塞了一封写给公安局党委的信。他背上自己年轻时最喜欢的印制有红颜色“为人民服务”字样的那个绿挎包,坐上了去潭口镇的中巴车。他要把儿子没有完成的事,接着完成。李萍从司机的嘴中得知了孩子的名字,她抱着还未满月的胜利守坐在王军的坟前整整一天,婆婆杨霞忍住了哭泣,王军留下的唯一血脉还需要他们共同来抚养。夜色中,杨霞搀扶着李萍,李萍抱着胜利步履艰难的回了家。
     几天后,公安局党委李书记颤抖着一双手在周一例会上哭着念完了王建设的来信。 “我为有王军这样的儿子而自豪,他人虽然永远地走了,可他的事业我会继续完成。”李书记念到此处,声泪俱下,泣不成声。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王军的音容笑貌早就刻画在了每个人的心头。这时,一个年纪很轻的警察站起来说,李书记我想报名去瓦子村继续完成王军的遗愿,顿时会场的角角落落都响起了“我要去”、“我想去”的声音,这声音一直飘向了远方。
(连载完)
 
谁来当优秀(小小说)
(旬阳)吴有臣

 
     一年一度的教学工作接近尾声,为表彰先进、弘扬正气,学校决定评选几名优秀教师。鉴于上一年有的同志私下议论“优秀不出常委”的事实,校领导为避嫌疑,决定今年将指标划拨到各年级组,一来觉得年级组掌握情况,能摸准摸实;二来即使有少量的不公也不会怪罪学校领导,让年级组自行消化,何乐而不为?
这可难为了马组长。这家伙,一向小心谨慎,只唯上,不唯实。他没弄懂领导的真实用意,如果真的要公平公正,那几个“皇亲国戚”到底还要不要照顾?他反复去打探风声,领导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你情况熟悉、自己斟酌,我们不加干涉,再一干涉就变味儿了!你自己的权力自己用好嘛,又不是傀儡组长?!
     马组长心里嘀咕了:用好自己的权力?这究竟有多大的权力呀?说有芝麻大都显得有点夸张!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实在让人揣摩不透。为了不让自己惹火烧身,他就想出一个中庸之道:充分发扬发扬明主,让同志们自己投票选举,这样谁都不得罪!
     领导知晓后,又冷嘲热讽的对马组长说:“你这真是老好人呀!”他把“老好人”这几个字说的相当重、相当长。“就你这种老好人的思想咋能开展好工作?以后我们卸任后还指望让你接班,你有独当一面的气魄吗?每年的民主你不是不晓?票数相当分散,中间还夹杂一些人情的成分,若是再有几个搞“串联”,岂不又成笑话?!所谓的民主,就是集中下的民主!”
     一席话,把马组长又绕得晕头转向,不知如何是好。他心里清楚:靠投票选举是绝对行不通了。眼看临近表彰,他还物色不出合适人选。于是,就决定召开年级组会议,集思广益,来决定最后花落谁家。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所有的教师都表现的比他还要冷淡,有的说,不管让谁当优秀,还不是你组长说了算,何必搞这个形式干啥?再说,我们都是过来人,对那点荣誉早已看得比凉水还淡,你还是让学校拿去糊弄糊弄年轻人吧。几句话,又把马组长的意图给堵住了。按他的意图本想自己提议一个,让同志们举手表决表决,可这会儿却不好意思开口了。只好搪塞说:不要那么说,我老马还是一要发扬民主、二要公道办事嘛!我不说,大家提,主要依据平时的工作量,学生成绩以及临时交付的各项工作来综合权衡,让这个优秀能够真正的起到航标作用。这时,侯玉环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这家伙,以前不是说的好好的要搞民主选举,今天怎么头然变卦,看来当时的甜言蜜语只是为了哄我开心呀!野男人的话不可信。想到自己提前串联的几票马上要化为泡影,心里确实不是滋味。就狠狠地白了马组长一眼,似乎在说:“你等着瞧吧”。
     宋娜听了这话好像跟喝了蜂蜜一样,这不明摆着是给我量身定制的?她暗自思忖:论工作量,我所带的课时没人能比;论工作态度,只要一有闲空就去给学生辅导作业;领导交付的任务从来没有推辞,并且都是高质量的完成;至于成绩更是无话可说!看来,优秀非我莫属了。可唯一让她忐忑的是:自己平时不太会处理关系,可是,要讲公正,这会受到影响吗?
     马组长被侯玉环的一眼瞅虚了,见没人发言,就说:“既然大家觉得当面提议有点儿不太合适,怕得罪人,那我们就改成无记名投票吧?”
“你再甭恶心人了,”白日旭没好气的说:“一会儿这样,一会儿又那样,烦不烦。什么工作量,那都不是错上不错下?要说考试成绩,我们有四科都是全县第一,难道能给四个优秀吗?还名副其实,哄鬼去吧?”
     其他同志一阵哄笑。侯玉环在心里狠狠的把白日旭骂了一阵。
     马组长有点儿尴尬了。为了掩饰内心的空虚,就问:那大家看该如何是好?
     白日旭说:“既然大家的条件都不相上下,干脆就来个轮流坐庄,但有一点需要声明的是:不管谁当优秀,奖金都必须全部拿出来请客,大家在一块儿聚聚,不够的资金大家公摊,你们看这咋样?”
     众人拍手称快。宋娜没想到陡然又是这样一个转向,心里怒骂道:他妈的眼睛都瞎了,简直是不辨忠奸、黑白不分呀!整天就知道在一起吃吃喝喝,工作还有啥搞头?于是推说自己有事,提前离会了。
     马组长开始高谈民主,现在却又让民主葬送了自己的意图。只好勉强的说:“既然大家都这样认为,那就这么办吧。”于是就象征性的提了一个名字报到学校。
校领导万万没想到自己平时管用的手枪在这个时候偏偏走了火,狠狠地把马组长奚落了一番。当他听说准备轮流坐庄宴请喝酒时,勃怒道:这不是拿学校的优秀当儿戏吗?成何体统?拿起红笔,把这个名字狠狠的划了。
(作者系旬阳金寨初中教师)
Copyright @ www.nsxcw.gov.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宁陕新闻网 主办:中共宁陕县委宣传部 承办单位:中共宁陕县委通讯组
联系电话:0915-6826983   邮箱:nsxwtxz@126.com
备案号:陕ICP备13002367号-1 地址:陕西省宁陕县广场路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