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旅游 > 宁陕文化 >
秦岭笔会2017年第十二期第三版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吴亚楠   来源:宁陕新闻网 创建时间:2018-01-25
 
年做的门槛
(安康) 温洁

 
站在2017年最后的站台,我又想起了旧时光里叮咚作响的音符,就想用歌声和微笑,依依不舍地延长时光的脚步,让它慢慢地,慢慢地从我身旁离开。
时光就像用手捧起的水滴,总想牢牢抓住,可偏偏从指缝间缓缓流逝,留下了抹不掉的印迹,镌刻在岁月的枝头。春夏秋冬,在枝叶的缤纷中更替,完成着各自的使命;而不变的依然是我们为青春奔跑的脚步。
清晨,踏着晨曦,走在宽阔的大道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感受生活的美好,心中充满了力量。在快速行走的步伐中,认真地筹划今天,完成思考的过程,这也算是对自己刻意地雕琢。
黄昏,晚风悠悠然,白云翩翩舞,仰头是风景如画,低头是脚踏实地。就这样坦然自若地走在夕阳里,一天的辛劳和疲惫,一股脑儿都被夕阳慢慢地带走了。我们就像一只急于归巢的鸟儿,始终朝着温暖的方向。耳畔,仿佛回响着:爸爸,你回来了;妈妈,你下班了;孩子啊,我操心着你啊。心里一遍遍重复着:老爸老妈,您可一定要健康快乐啊!儿子冷落您了,女儿疏远您了,过年一定回家好好陪您。
实实在在做事,这是认真对待工作和生活的我们;一直眺望远方,这是倍加珍惜今天和未来的我们;充满事业激情,这是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为社会的发展贡献价值。在乡间小路上,在我的视野里,忘却不了的是三条岭的桃花朵朵,凤桥村的樱桃点点,鲁家村的紫薇绚烂,瀛湖的枇杷赛芒果,我们只想把自然的美丽,与人们的美好追求融为一体。虽然,烈日炎炎,寒风凛冽,我们从不退缩,有时身心疲惫,有时无可奈何,但总觉得这是一种最好的精神安慰。
虽然岁月的痕迹昭然若揭地写在脸上,可我们憧憬着百花盛开的那一刻,我们期待着青春之花在教书育人的旅途中绽放光彩。是啊,我们的心时刻在校园的心扉里跳动,我们的脚步总是在青春的琴键上跳跃,神采飞扬,焕发荣光,仍保持着大江东去浪淘尽的豪情万丈!
站在年末的情弦上,心中充满了感激和感恩,好想真诚地道一声谢谢!感谢那些支持和帮助我的人们,感谢血脉相连灵犀相通的亲人,感谢自己的坚守和温暖,让我们时刻牢记,我不是来向人类索取的,我需要奉献。
生活就像一面镜子,你对它哭,它就会对你哭;你对它笑,它就会对你笑!岁月的磨砺使我们学会了微笑,学会了坚强,学会了担当。即使有时摔倒了,站起来,依然会昂起头,真诚做人,认真做事,用矢志不移的信仰,去对待人生中诸多的变换,去谱写属于自己的今天和明天,去勾勒你我人生美好的篇章。
溜走的日子总是定格在生命之树的年轮上,时间再久也不会模糊,因为它凝聚着曾经的付出,雕刻着奋斗的轮廓,激情还是低缓,喧嚣还是沉静,都写满生命的诗行。不愿,不舍,都是因为它与我们有着浓郁的情节,相交的默契,重叠的完美,擦肩而过的留恋,翘首期盼的缠绵,这些生命的旋律,节奏分明,切切堪惜。
2018年渐渐靠近我们,让我们满怀憧憬。因为未曾相遇,便可以尽情幻想,精心规划,以最浪漫的方式拥抱新年,以最炽热的温度分享快乐与美好!该去的总会去,该来的总会来,抓住便是缘分,珍惜便会无憾。今天之所以如此美好,是因为我们可以牢牢抓住,并好好享用。只有这样,当我们老了,才不会万分遗憾地说“好想人生重来一回”。 这话,是因为回首时刻,不满足于奋斗。
新年的太阳即将升起,我好想舒展,一本久未打开的诗集,携一缕文字的芳香,与清晨和薄暮打招呼,与露珠和晚霞散步,听迎春花和柳树笑亮一条路,看野鸭和金鱼舞动一江水,请老天看住雨水,请阳光漉在肩头,然后,我穿上樱花做得外套,驾着春风去看你。我想,和燕子作伴,衔着春泥,行在风里,向北,向西,向南,向东,到达你我想去的地方。那里生活甜美,幸福安康,美丽如初!
站在终点,就是告别,也是为了获得新的起点。每一条路都将通往星辰大海,只要你愿意从此启程。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就是你喜欢的人刚好来找你,你想要得到的东西已经在你手里,你想看的风景全在你眼底。时间老人是最公正的,既不会多给你一点点,也不会少给你一点点,它给每个人的都是一样的。朋友们,抓住当下,与爱同行,与奉献同行,遨游在浩瀚的大海里,努力去做那一尾最幸福的鱼。
踏着新年的节拍,面朝大海,奋力地拉起风帆,开足马力,让每一个寻常的日子,过得丰盛和愉悦,变得充实和饱满。当明年或者明年的明年,岁月的年轮一次又一次地轻轻划过,不管你是走在莺歌燕舞的春季,还是走在寒意料峭的冬季,不管你是迎着崭新的朝阳,还是告别昏黄的日落,我们依然都可以微笑地说:面对昨天,我们都做到了——努力的绽放和优雅的凋零!
作者简介:温洁,陕西安康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业余时间始终坚持文学创作,自1995年在《安康日报》发表处女作以来,迄今已有80多万字300余篇作品在《作家报》《延河》《法治人生》《教师报》《中国文学》《中国新闻报》《陕西工人报》《青海湖》《散文视野》《剑门关》等报刊发表。2015年荣获中国散文学会“剑门蜀道杯”征文优秀奖等多个奖项。2016年3月出版散文集《清水文字》。
 
护秋(小小说)
(宁陕)  陈明安

 
护秋,印象中,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刚记事。
现在回老家,既看不到那种号棚,也没有人护秋了。
每年庄稼成熟前,主要是玉米,父亲就请些人砍些树杆,割些茅草、葛藤,一天时间,就搭个号棚。然后在号棚里地面上楔进四个木叉,搭上两根木棍,要么铺上木板,要么铺上粗细匀净的木棍,就做成了简易的床。再在号棚前挖个圆坑,就是夜间烧火的地方。
号棚做好了,然后就准备些晚上要用的吓唬糟蹋玉米的以黑熊和野猪为主野生动物的工具,主要是三种。一种工具是木头做的梆子,另一种是喇叭,还有一种就是一块钢板。
梆子是用一截长一米左右、直径30约公分的树桩,两头锯齐,在一面,用凿子凿一个长约八十公分,宽约三公分的长方形口子,用窄点的凿子设法将树桩里面掏空,就做成了一个梆子。用两根木棍在旁边使劲一敲,“嘭嘭嘭”的响,夜间,声音还很大。
喇叭,主要是玻璃瓶做的。我也会做。找个酒瓶,圆的,那时候,基本上都是圆的,用一点棉花,搓成粗粗的棉条,在煤油理浸透,缠在玻璃瓶瓶身底部,绕上一圈,点燃棉条,待棉条烧完了,把玻璃瓶往冷水盆里一浸,呲的一声,用钳子或起子轻轻一敲,瓶底就掉了,一个喇叭就做成了。当然,也不是每次都等成功的。对着瓶口使劲吹,就发出“呜呜呜”的响声来,声音不是很大。
钢板做的最简单,有那么几十公分长的一截,只要能用铁丝拴住,用细铁棍敲着发出“当当当”的响声就行。
庄稼地距离家大约4公里,在门前的山上,爬三道山梁才到。
很小的时候,晚上去地里时,记得照明用的是那种烧煤油的马灯,现在,只有在电影、电视里才能见到,后来用的是手电筒。吃完晚饭,父亲就领我到地里去护秋,窄窄的、凹凸不平、曲折的山路,要走上一个多小时。晴天还好,下雨天可受罪了,黄泥路,经常要摔上几个跟头。到号棚里,浑身是泥,一个大花脸。
来到号棚里,先烧火,再掰上几个玉米棒子,放在火边烤熟,就着核桃吃,算是一道美味夜宵了。
夜里,起来拿着木棍子使劲地敲着木梆子或钢块,憋着腮帮子吹喇叭,在歇斯底里般的嗷嗷嗷的吼上一会,就想把已来的或准备来的黑熊或野猪吓走,一晚折腾上好几回。有时,是被别人的梆子声、钢板声、喇叭声或者吼声惊醒的。于是,翻身爬起,敲着梆子、吹着喇叭、跟着吼,有阵势。可是,很多时候,第二天在地里一看,玉米还是被祸害了一大片,可是心痛得很,粮食,是庄稼人的命。
有天,门前的公路上一辆车不知什么原因撞在路边的山崖上,车上的两个人无大碍,只是车坏了。我到跟前看热闹,修车的人见到我,让我给他们找壶开水用。我跑回家,就给他们提了壶水。他们修车,我在旁边看,当看到车头引擎盖下的喇叭时,吸引了我的目光。我用贪婪的目光,盯着那喇叭。说真的,我是第一次见这种喇叭,我错把电视里的唢呐当成喇叭了。其中一人见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喇叭看,笑着问我想要吗?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那人从工具箱里翻出了一把就喇叭给了我,接过来,欣喜若狂,擦都没擦,凑在嘴边,鼓起腮帮子,使劲地吹,但没吹响。那人笑笑,拿过去,用纸擦了下,放在嘴尖,一吹,就响了,声音很大。他说不要急,慢慢试。结果,我也吹响了。
那晚,在号棚里,我是不间断的吹着那把铁喇叭,声音比玻璃瓶做的喇叭声音大多了,在空旷的夜里,似乎还有回音。我拿起那个玻璃瓶做的喇叭,扔向地边的坎下,传来啪的一声脆响。
那以后,晚上,我就使劲地吹着那把铁喇叭,吹响后,后面的喇叭声、梆子声、钢板声此起彼伏,虽然腮帮子疼,但那刻,感觉自己像个号兵。
有天夜里,“砰”地一声,声音很大,是枪声。父亲说,强子爸买了杆枪,也是用来护秋的。
那以后,每晚都能听到枪响,我懒得起来鼓着腮帮子吹喇叭了。

 
《宁陕时光》(组诗)
(平利) 沈奕君
满城灯火
谁盗走了月光  在秦岭的眸子里
点燃遍地乡愁   河流散漫 
似乎要把广货街的静谧填满
风解开宁陕的纽扣 
捶打着城市的灯火
像一头豹子撕开山谷的空旷
 
绿色弥漫  把城市握在森林的中间
赶路者穿过夜色 
解读着城市最晚的声音
总想从城墙中寻找点什么
斑驳或是褪色的砖块
 
城市早已入睡  在河边
我看到那满山的树木 
坚守着时光  像高速路上的车子
把宁陕推向秦岭深处
 
新桃花源记:皇冠
 
不小心的闯入
拉开了梦幻般的旅程
那么多花情不自禁地起舞
在朝阳沟呼唤着新的春天
 
阳光翻晒着时间  试图揭开
山水的秘密  在皇冠
我有更多的时间来解读
生活  泥土  烟火和人间
 
不打算织布  只准备经营
门前的一阕菜蔬
写一段文字
在缓慢中体会皇冠的闲
 
筒车湾与水有关
 
又是一个春天
汶水河边的草绿了
一团一团的绿像你的毛衣
被风拉到了水上
我打开清朝的书柬  在筒车边
追寻着你的背影  花开花落
 
与水而居的人并没有想到
他们与世界的距离
就那样被一条路拉近
甚至连打造了的船只都已经做好
 
在筒车湾,
每一滴水珠  都像是泪水
饱含着秦岭的情思
和宁陕的爱
 
 
 
作者简介:沈奕君,男,1985年生,有散文诗歌作品创见于《北京文学》《中国铁路文艺》《中国文化报》《朔方》《飞天》《绿风》《散文选刊》《鸭绿江》《厦门文学》《散文诗》《山东文学》《光明日报》《西藏日报》《贵州日报》《江西日报》《吉林日报》《诗林》《文学少年》《诗潮》《星星》《延河》《中外文艺》《中国文学》《台湾诗学》《越南华文文学》《语文报》等百余种报刊杂志,有作品被《中国现代诗选百合卷》《2012年中国年度诗歌精选》(星星诗刊编)《陕西青年文学选》等多种选本收录。曾获市政府精品文艺奖、曹植文学奖、宣传安康优秀新闻作品奖、安康新闻奖等奖项,系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青年文学协会会员,结业于“文学陕军”80后作家培训班。
 
 
 
 
 

 
Copyright @ www.nsxcw.gov.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宁陕新闻网 主办:中共宁陕县委宣传部 承办单位:中共宁陕县委通讯组
联系电话:0915-6826983   邮箱:nsxwtxz@126.com
备案号:陕ICP备13002367号-1 地址:陕西省宁陕县广场路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