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母亲家是个大家族,全部聚齐得有三十多人,到我这一辈一共有兄弟姐妹七个,我们七个人里大表姐和大表哥在卫生系统工作、小表哥和我在公安系统工作,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们几个会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并肩作战”。
       这个新年,对我们几个人来说好像只有三天,这三天里我们给家人普及了“新冠肺炎”的危险性,动员家人取消了年前预定的所有聚餐,就连去看望外公外婆也是分好了批次,避免人聚集得太多。在返岗之前,我本想向在医院工作的大表姐讨要一些口罩和手套,但当我看到她的朋友圈,我才知道各种防护物品连医院的医护人员都供给不足,我不想让她为难,便带着仅有的两个一次性口罩返回辖区。到了大年初三,我们已经全部返岗,我们几个都知道将要面对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危险,还要面临物资不足、没有防护物品的困境,但我们没有一个人害怕、退缩,只是互道保重,然后奔赴一线。
       回到辖区后,防疫工作一茬接着一茬,几乎是兵分多路、马不停蹄:一路配合镇政府、镇卫生院在辖区边界搭建“疫情防控”临时检测站,对过往车辆、人员进行检测;一路在辖区内逐村进行摸排走访、对“湖北归宁”人员进行登记并动员其自行居家隔离、向群众宣传“疫情防控”的相关知识、驱散聚集人群、劝返闲逛人员……这些工作虽然量大,却不怎么困难,我们要解决的最大难题在于“人心”。
疫情来的太快、太凶猛,猛涨的数字和来不及分辨真假的讯息让人们来不及消化。有的人被“吓到了”,他们开始害怕、恐慌,使劲的给家里囤积物资;有的人觉得危险还“远在天边”,照样走亲访友、聚餐喝酒。我们每天到处宣传,说的口干舌燥却还是没办法让群众待在家里或是戴上口罩。群众的不理解、不支持、不配合,让我们这些工作人员头疼不已,甚至还有喝醉的群众吵闹着说我们“限制人身自由”。我们只好彼此加油打气:“明天就会好一些了,慢慢的他们会理解的。只要我们管好‘这条线’,把病毒挡在‘这条线’外,我们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情况比预想的要好很多,单位配发的口罩、手套、防护服、消毒液、酒精等防护用品陆续到位,同时还送来了方便面、牛奶等方便食品作为后勤保障。除此之外,我们还感受到了来自社会的温暖和支持——爱心企业和个人为我们送来了口罩、消毒液和食品等。我们最头疼的问题也像我们所坚信的那样慢慢好转,最初的那两天,我听到的最多的就是:“我也想戴口罩,可是现在哪买得到嘛。”“你别挡我路,我要去买菜。”“怕啥嘛?我们这还没有病例,安全到的。”慢慢的,街上的行人变少了,大多数的人都戴上了口罩,来往的人自觉的配合我们检测体温,还会有人跟我们说:“辛苦了”。
       可是,我们又遇到了新的问题——我们自己也会害怕。检测点是二十四小时工作的,人手只有这么多,虽然能保证工作人员的正常休息和餐饮,但是凛冽的寒风、寒冷的冬夜还是打倒了这些“铁人”。平时不值一提的病痛在这个时候变得“危险”,谁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的,一天得给自己测十多次体温,但凡温度有点异常,就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被感染了,要是再有人感冒发烧,那更是让人“胆战心惊”。但我们害怕的并不是病毒,而是我们一旦有一个人感染,全部的工作人员都要隔离,这只会让原本就不足的人力更加雪上加霜。所以,我们只有执行更加严格的内部防控措施:摸清所内所有工作人员近期去了什么地方接触了什么人,每天给每位民警测量体温,定时消毒、通风,互相提醒穿戴好防护用品、勤洗手、用酒精给衣物消毒。毕竟,这是一场持久战,守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好他人。
但我们也很清楚,我们并不是孤军奋战,虽然我们站在了防疫一线,但我们的身后也有无数人在默默的为防疫做出自己的贡献:有运输人员日夜兼程的为一线送去防护用品;有老师为停课的学生送去课本并在线教学;有镇、村(社区)工作人员在定时巡逻;还有很多人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维持着社会的运转;最重要的,是有无数群众一边调笑着“终于到了在家躺着不动就能给国家做贡献的时候”,一边把自己隔离在家里直至疫情结束。
       多难兴邦,我们的民族是最坚韧不拔的民族,天灾人祸都无法将我们击垮,在疫情面前,我们只会众志成城,这场疫情也必定会被我们消灭!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病毒来袭,修我甲兵,与子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