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脱贫驻村时,孩子还在上幼儿园,到今年女儿已经上二年级了,你仍然在驻村。而我每天风雨无阻的接送孩子,参加孩子的每一个活动,看着孩子进入小学,戴上红领巾,参加家长会,可是每一次都没有爸爸的参与。每个周末女儿总是期盼的问我,“这个周爸爸回不回来?”,我说:“那你给爸爸打个电话问问他吧。”每次你不回来女儿总会问“为什么,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我想你了。”日子就在女儿这样的期盼里过了三个年头。
       这个春节你是从村上回的西安,原本也是打算好好陪孩子的吧。可是因为疫情爆发,县上紧急通知返岗。接到返岗通知后,大年初二你就带着换洗衣物匆匆的走了,甚至没有等女儿起来和她告别。因为疫情传播迅速,客运站停运,你急得四处联系车辆,好不容易联系到车,司机不愿意等,你就给人说好话、加钱,恳请司机等你,历时5个半小时终于赶回村上。出租车司机为了帮你赶时间超速被拍,你要给他加钱,司机却婉言谢绝道:“你们也是为老百姓办事。”
       到村第二天你就和村干部一起迅速开展大排查,大走访,摸清过年返乡人员基本情况,宣传防控注意事项,并对要外出务工人员进行劝返。就在你们排查的时候,村上出现人员发烧情况,你戴着口罩就直接到户上为其测量体温,实行监控,发烧人员说:“我发烧你还敢来?”你却说:“怕死我就不站在这了。”听你跟我说这些事的时候,我很担心,怕那个人真的是被感染了,也害怕你被传染,因为出于私心,我并不想你去村上,可是你说你必须去,不仅仅因为这是工作,还“因为我是党员”。
       那天你打电话回来问女儿想你了吗?可孩子说“我都快忘了你了”,听了真的有点心酸。如果说我没有一点埋怨肯定是假的,因为我没有那么无私,所以孩子也才会在日复一日的没有爸爸陪伴的日子里忘了你。在村上你们也很辛苦,对返乡过年人员返回时间、返回地点、返回人数、联系方式等基本情况逐一详实登记,还要劝阻走亲戚、聚餐人员。因为物资紧缺,交通不便,连续吃了几天的方便面,所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在抗击疫情的一线,还有许许多多的党员干部,特别是医护人员,真的很佩服他们,舍小家,为大家,所以我们要相信这次战“疫”一定能赢,武汉加油!中国加油!